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 >文本: 为什么要吐槽Iphone?因为我们将进入一个低欲望社会

为什么要吐槽Iphone?因为我们将进入一个低欲望社会

来源:百度新闻 时间:2018-09-15 02:08:58 编辑:山东省 浏览:511 手机版

文 | 财经无忌陶魏斌

毫无疑问,苹果的创新能力在遭遇挑战——在发布了今年的「三机一表」新品后,满屏几乎都是吐槽的。

 

一方面是产品的技术迭代,库克的团队似乎很难满足用户的期待,而另一方面每年新品的价格几乎都在突破消费者的心理上限——没有最贵,只有更贵。

 

但事实上,库克真正应该担忧的,倒并不是人们对苹果手机「奢侈品」化的质疑,而是占据五分之一销售的中国市场或许正在进入一个「低欲望社会」:购买一台顶配苹果手机已经让大多数的年轻人不敢想了。

 

几年前,大家只是戏称「卖肾」,现在连这样的玩笑话也难以在社交场合中被听见。

 

「低欲望社会」并不是只有中国才有,三年前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在自己的新书《低欲望社会》中第一次提出了「低欲望社会」的这个概念。

 

「年轻人没有欲望、没有梦想、没有干劲,日本已陷入低欲望社会!」大前研一的这本书的副标题是「胸无大志的时代」。

 

1、什么是低欲望社会

 

「日本已经进入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低欲望社会。」这是75岁的经济学家大前研一对日本发出的振聋发聩的结论——他对所谓的「安倍经济学」持鲜明的反对态度。

 

在日本,大前研一的评论观点向来尖锐而富有争议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对其这样描述:「当绝大部分日本人还在小心翼翼不敢冒犯别人时,大前研一却是生硬率直,有时还单刀直入般地粗鲁。」

 

那么,什么是「低欲望社会」?简单来说,就是「年轻人讨厌消费,丧失物欲、成功欲,不愿意背负风险,年轻男性不买车,年轻女性平时只选购Zara等平价时尚,吃饭也只买超市的便当、饭团,出人头地的欲望也先前世代降低不少。」

 

用「土话」来讲,「低欲望社会」就是人人都「勒紧裤带过日子」。

 

事实上,中国经济在经历了气势如虹的高速增长后,在最近的这几年里,进入了从速度到质量转换的关键时刻,由此带来的是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加,再加上外部环境频现「黑天鹅」,中国「新常态」的这几年面临的挑战不小。

 

从消费的角度来说,中国已经出现了大前研一所说的「低欲望社会」的一些特征。

 

比如外卖订单这几年呈现爆发式增长,在上海,饿了么一天的订单甚至超过了1亿元,曾经消失的「五元店」、「十元店」,现在以「名创优品」的形式出现在各大城市的街头,而网易严选打着「工厂店」的名号,捕获了一大批城市白领的心,至于三四线,甚至五线城市,那是拼多多的战场。

 

「低欲望社会」另一个特征是,人们不敢花钱了。数据显示,今年7月,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幅为8.8%。两个月前,这个数字是8.5%,已经降到了十五年来的最低水平。

往年这个数据基本上都维持在10%以上,上一次跌破10%还是在2004年的2月份。

 

增速大幅下滑,意味着我们的消费能力正在严重萎缩,人们不敢花钱了。

 

这也是为什么苹果手机出来放了一个新的足够「贵」的价格之后,社交平台上的抱怨并没有像前几年这么强烈——因为很多人已经「自觉地」把自己定位成了「吃瓜群众」。

 

2、「低欲望社会」会怎么样

 

大前研一在他的书中,详细描述了日本「低欲望社会」的窘境。

 

他说,低欲望化最明显的人群是年轻人,他们本应该是最有消费欲望的消费核心人群。这些年轻人的低欲望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:Mild Yankee、AEONIST和LaLaporter。

 

第一个关键词是「Mild Yankee」,是指那些社交活动半径仅为从自己家向外五公里以内的日本年轻人,他们成年后的朋友依然是自己初中和高中时期的朋友。

 

第二个关键词是「AEONIST」,即「永旺人」,指那些几乎生活在永旺商城(AEON)里的年轻人。因为永旺商城里有ABC-MART、优衣库、NITORI等专卖店,在这里年轻人花一半的收入就能买齐所有生活必需品。而且,他们不仅仅在这里购物,就连与老友叙旧也选择在永旺商城里的咖啡厅或居酒屋。

 

第三个关键词是「LaLaporter」,是指那些生活完全围绕三井购物广场LaLaport展开的人们。「LaLaporter」自认为比「永旺人」更高级,所以会有一种优越感。而事实上,他们日复一日的生活都在一个地方就完成了,在这一点上他们两者并没有大的差别。

 

「想确认美国属于高欲望社会,去看一下美国的单身派对和单身酒吧就会了解。」大前研一在书中说。

 

在美国,每到周末到处都是单身男女聚集的单身派对。城市里还有单身酒吧,这些地方都已成为单身男女约会的场所。当然日本也有这样的俱乐部和酒吧,比如位于东京港区的麻布和六本木等街区,不过这些地方的目标消费人群多是年轻人。美国就不是这样,在美国,各个年龄层的人都能找到适合他们的聚会和酒吧。

我有一位美国朋友,虽然已经60多岁了,但每到周末他就西装革履地前往单身酒吧,自己坐在吧台喝酒,并和周围差不多岁数的女性搭讪「下周一起吃饭怎么样」,简直就是开启了第二次青春。美国人之所以过了60岁还能够开心地出入单身酒吧,是因为不论男女,他们都有着旺盛的欲望,都想着再好好享受一下人生。

 

「然而,60岁的日本人都在干什么呢?在公寓里狭窄的阳台上养着兰花,牵着比猫还小的狗在家附近散步,这些朴素的兴趣就能让日本国民非常满足。对于这样一群低欲望的人,很难想象他们会穿着好看的衣服,化着精致的妆容,兴冲冲地去单身酒吧。」已经成为老年人中一员的大前研一显然感到失望。

 

3、在低欲望社会,万元手机注定「生不逢时」

 

人为什么要消费?

 

马克思的回答是:消费并不完全都是到动力的再生产过程,真正的消费就是一种人性的恢复过程。

 

日本社会学畅销书作家三浦展在其著作《第4消费时代》中对日本消费社会做出了经典的四阶段划分:

 

第一消费社会(1912-1941),以大城市为中心的富裕阶级诞生,西洋化;

第二消费社会(1945-1974),战后复苏带来大量生产,中产家庭崛起带来大量消费,推动批量扩张的家电、3C快速普及;

第三消费社会(1975-2004),经济换挡降速,家庭结构小型化,注重个人消费/品质消费;

第四消费社会(2005-2034),低速经济、人口减少导致消费市场缩小,理念回归质朴、共享、社会化。

 

三浦展还有一本更有名的书叫《下流社会》,这个「下流」并非指社会底层,而是指中产阶级的居下游者。

 

这些人的下流并不是道德方面的下流或者是收入的低下,而是人际沟通能力、生活能力、工作热情、学习意愿、消费欲望的低下。

 

事实上,目前消费从第三消费社会的个人化进一步变为孤独化,传统消费社会中家庭拥有的私有住宅、汽车、家电、家具等动力将消费,叫外卖、吃便当占比提高,共享型消费也流行起来,如合租公寓、住宅区内的居酒屋(而非商业区内)等。

共享主义的消费模式选择租借而不是占有,或者循环、重复利用旧物,这与第二、三消费社会更高档、更多、更好品牌完全不同,表现出低欲望的特征。

8月初,民政部发布《2017年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,对过去一年全国的结婚数据进行了统计。

 

2017年内地居民的结婚人数和结婚率延续了过去几年的下降趋势——结婚登记的内地居民为 1063.1 万对,比上年下降 7.0%,其中结婚率为 7.7‰,比上年降低 0.6 个千分点。

另外的数据显示,这两年,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,批发贸易业和餐饮业的增速双双跌入低谷。

 

不愿结婚,消费乏力,这类的数据背后,是低欲望社会的出现,而最容易陷入被动的无疑是中产消费者和年轻人,从这次苹果的万元新机发布后社会发酵的情绪来看,库克在中国要「凉凉」——而这中间,只能说 iPhoneXS MAX 生不逢时。

(完)

    故障!英航一架飞机紧急迫降_视频播报
    撤离!美国发生疑似燃气爆炸_视频播报
    DNF2018漫沙神祇物语礼包内容/上线时
    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
    国家网信办针对网络短视频行业安全进
    《漫威蜘蛛侠》炸弹及无人及挑战任务
    神湾镇开展水产品质量安全专项整治(

本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