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small id='N6lrsPFU'></small><button id='N6lrsPFU'></button><li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6lrsPFU'><option id='N6lrsPFU'><table id='N6lrsPFU'>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tbody id='N6lrsPF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6lrsPFU'></u><kbd id='N6lrsPFU'><kbd id='N6lrsPF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6lrsPF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6lrsPF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6lrsPFU'><em id='N6lrsPFU'></em><td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legend id='N6lrsPF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6lrsPF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q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/noscript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6lrsPFU'><i id='N6lrsPFU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镇上来了“博士助理”

                天津地铁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2-24 18:38:32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镇上来了“博士助理”

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哈尔滨12月24日电 题:镇上来了“博士助理”

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记者闫睿、江宥林

                冬日的东北,室外滴水成冰。听说小谢博士要来,黑龙江省五常市背荫河镇58岁农民颜井林顾不上寒冷,不时到家门口张望。看着自家院内满仓结实的玉米棒,老颜嘴里念叨“多亏有小谢博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小谢博士本名谢腾龙,是东北农业大学作物栽培学方向的“85后”博士生。今年4月,他报名参与了五常市开展的“地校合作柔性引进人才”计划,挂职成为背荫河镇镇长助理。一起下乡时,镇长刘艳威告诉谢腾龙,“在乡下,要是没点儿‘跑断腿,磨破嘴’的韧劲,可不易成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直到第一次敲开颜井林的家门,谢腾龙才真正感受到镇长所言非虚。五常市以农业闻名,但时常面临干旱威胁。摸准这一情况,谢腾龙准备将自己在实验室参与研究的植物生长调节技术,给乡亲们普及下去,一来可以帮助作物抵御干旱,二来还能减少化肥、农药施用量。“我讲了一肚子的话,老爷子却没太搭茬。”谢腾龙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种了30来年地,还用个小伙子教?再者说,家里200多亩玉米、水稻地,减产了咋办?不敢冒那个风险。”颜井林道出最初的顾虑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,谢腾龙心里也犯起嘀咕,还要不要再来。但农业“三减”是大势所趋,实验室成果也有了几年小范围实践的成功经验,“这事儿还得接着来。”谢腾龙鼓足劲,再一次敲开颜井林的家门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一次,颜井林多少听进去了点儿,可还是拿不定主意。“那时压力挺大,我向大爷担保,如果用了新技术庄稼真减产了,就包赔他损失。说得容易,哪里赔得起啊?”可谢腾龙的倔劲儿上来了,第三次拜访颜井林时,他把镇上种地的“老把式”也请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几番耐心劝说后,颜井林终于松了口:“那我试试,但可不全试啊。”这之后,谢腾龙三天两头会去老颜地里查看作物生长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按小谢博士说的科学施肥方法,需要增加施肥次数,减少总施肥量,出工次数多了,累是累点儿,可算下来每亩地农资钱也省了一百多元。”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大田作物生长季,颜井林心里逐渐亮堂起来,“今年也旱,但俺家玉米没受啥大影响,粒儿饱满,保住了产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眼见着邻里乡亲投来羡慕的目光,颜井林跟大伙儿说:“以前种地靠经验,现在咱也得信科学了。”放下心来的谢腾龙,也准备来年再扩大技术应用面积,帮助更多的农户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乡村振兴,需要懂技术、肯实干的能人。”五常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梅晓东说,今年通过与哈尔滨工业大学、东北农业大学等高校合作,市里柔性引进了24名农学、社会学等专业硕博生,挂职24个乡镇长助理一年。他们把新理念、新技术带过来,成为开展农业生产、精准扶贫的智力“引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来年开春你可得早点来啊。”临别时,颜井林对谢腾龙说,“到时候,我领你在屯子里挨家挨户说技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定来!”这对“忘年交”定下了来年的“约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天津地铁新闻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